心之所向,尽力真诚

2019-09-23 18:07栏目:关于娱乐
TAG:

“因此我竭我的至诚恳求你们不要错走路,不要惶惑,不要忘记你们的天职,不要理会那恶俗的力量的引诱,诞妄的巨体的叫唤,拥积的时尚与无意识,无目的的营利的诱惑。”——片中泰戈尔1924年在清华的演讲词节选。

        电影《无问西东》,一个“无问”二字,把更多还没来得及观影的观众给问住了,这电影的名字起得这么佛系,到底是讲述什么内容的呢?

    如果你要问我《无问西东》是不是一部好电影,我会说不是。如果你要问我《无问西东》值不值得推荐,我会说值得。这部电影中那种书生气,或许过于高贵,但并不脱离传统的价值观。这部电影中导演的叙事和拍摄技巧都是典型的败笔,但并没有太过妨碍它本身想要传递出来的精神。这是一部影人嗤之以鼻的平庸之作,是一部与清华并无太大关联的致敬之作,是一部缺乏完美,未必真实,但却尽量去体现真诚的合格之作。接受和肯定这类电影,不去过多的批评和赞扬,应该是对《无问西东》最好的态度。

        当然,如果你是满腹经纶、意气风发的清华学子,你可能会更明白何为“无问西东”,毕竟这四个字取自清华校歌“立德立言,无问西东”。这部影片最初也是作为清华大学百年校庆的献礼作品拍摄于2012年,可惜后期制作发行等事情辗转周折错过了百年校庆,好在今日有机会上映公演,算是给所有苦心于此部作品的演职人员有了不错地交代。

    影片上映后,一些清华的学生在网络的各个角落对影片表达不满,毕竟仅仅校歌的某一个或者几个字唱错这点,就很难令TOP2大学的精英们容忍了。讽刺的是,普通的群众通过这部片子,对清华这座名校也未必更有好感,片尾的致敬彩蛋,跟整部片子中的几位主角,几乎没任何关系,共鸣性自然大大降低。全片四个故事中,陈楚生的故事作为点题之笔太短小乃至仓促;王力宏的故事主角过于伟光正乃至失真;文革的故事仍旧是对那段历史欲言又止,中间强插入的陈世美翻版突兀而错乱;至于张震的故事,如果不去强调他爱喝洋酒,喜欢击剑的富家子弟身份,不去添加些谈判失败后加入竞争对手公司的无谓戏份,也许能让这段戏不那么显得脱离现实,不那么“霸道总裁立地成佛”。四个故事想传达出来的思想,因为导演想表露太多的情绪,本身的驾驭能力又不足,而令观众难以顺畅接纳。今时今日的阶级逐渐固化的社会,清华学子的理工科系社会精英地位,本能的会让人仰视,而电影明显更加强了这一点,矮化了这些精英身边的平凡人物,让人觉得“那是他们的青春”,让主流观众无法对这些人产生同理心,我觉得这也是这部影片收获诸多中差评的心理根源。

         如果说《芳华》是演绎了文兵团、干部革命子弟兵等一代人的青春年华,那么《无问西东》就是演绎了几代清华人的芳华。

    从个人的角度来说,相比北大,我一直不喜欢清华,毕竟这座百年名校的历史也没那么永远正确,很多时期的阶级斗争当中,都有被操纵的,或者甘于被操纵的清华大学的身影存在。一般而言,致敬的影片越靠近主旋律,艺术性和电影技巧越缺失,就越容易对我这样先入为主的人带来反感。从观影体验来看,《无问西东》的导演显然想要尽量回避主旋律,却注定又要屈从权力,同时在艺术性和电影技巧方面,导演喜欢强调不容觉察的细节,却在大局把控上存在诸多问题。片中四段故事彼此的关联牵强,故事之间的切换方面,情绪和节奏控制都不出彩,当影院中有人为王力宏扮演的沈光耀殉国哭泣时,之后紧接着的李进的牺牲就显得渺小。当黄晓明拉着章子怡在清华校园里奔跑时,中间穿插的太多无意义的镜头又让人尴尬。

        电影《无问西东》用四个不同时期清华学子的故事,讲述着他们面对个体命运时,寻找自我、实现自我、不失自我的过程。这四个故事是彼此相互独立而分开的,但却都阐释着导演自己对“无问东西”这四个字的理解。“在成长过程中,每个人都面临纷繁的选择,受到万事万物的干扰和阻碍。无论外界的社会如何跌宕起伏,都对自己真诚,坚守原则。内心没有了杂念和疑问,才能勇往直前,无问西东。”李芳芳导演在之前的采访中讲到。

    从思想性和三观来看,我认为本片最消极的,就是文革那段故事中,许老师和那位劳动妇女刘淑芬的名存实亡的婚姻悲剧。从道德上来说,许老师的逃避,不负责任和冷暴力,绝非一句“什么都可以变,为什么只有感情不可以变”能含糊过去的。但从艺术表现上,因为刘淑芬泼辣的形象和糟糕的气质,激发了部分观影者对许老师的同情,这就是对角色塑造的失败,或者说导演想表达的情绪太过复杂,结果变得错乱。另外,作为文革受害者,章子怡扮演的王敏佳,在自己远方亲戚是台湾人的情况下,用假照片编造和毛主席合影的故事还四处传播,和两位男性同时保持暧昧关系,仅凭刻板印象就用匿名信威胁刘淑芬,在批斗会上露出迷之微笑……身处那个年代,做出这些事情,得到那样的结果,虽让人同情和惋惜,却无法让人对文革的残酷有更深的认知。片中的领导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在和批判会相隔不远的地方开着章子怡“同谋”支边的表彰大会,之后再无下文,我不知是影片封禁时删减了这部分的环节,还是导演压根也不敢真正的面对一些事情。文革中这些协助上级的中层领导,它们对这场运动的影响继续被淡化,问题和错误再度的推给了“法不责众”的底层人民,而王敏佳的那些明显的问题,又好像在给群众的集体暴力找到了借口。从这个角度来说,导演既要迎合官方的定位,又想与主旋律抗争的“拧巴”,就如同刘淑芬选择投井自尽那一刻,让人在心痛和解气当中难以抉择,有人觉得这样是真实和遵从内心,有人却觉得如胸口压上巨石,用锤去敲却无法砸碎般烦闷。


    类似的还有沈光耀身边的双胞胎,人长得丑,家世不如沈光耀,学习不如沈光耀,能力不如沈光耀,参军时间也晚于沈光耀,明明都是联大的学生,却一定要用这种方式突出名门之后,三代五将的高贵和完美。还在读书的少年,未谙世事的年轻人可能比较喜欢这类范本,但这显然是老式电影塑造英雄人物的做法,也让之后“回家”的感动变得刻意。人太过完美,就和真实相背离,而强调真实恰恰是本片的主旨,这就是电影的失败之处。如果一部电影强调的主旨和内容明显冲突,要传递的思想不够明确,那就好比命题作文的跑题,写的再优美,也不能拿高分,更何况这部作品,还远谈不上优美二字。

                                                              故事一 吴岭澜:何为真实?

    不过,即便诸多不足,这部作品要表现的精神,依然是符合传统价值观的。人们在不同的年代,不同的地方所做出的遵从内心的选择,为追逐梦想付出的努力,都是值得肯定的。和你是清华北大毕业无关,片中传递的,也不仅是贵族精神,精英文化,而是人生而为人,要变得更好,要收获别人的尊重的必然经历过程。在为了实现自己梦想的路途上,我们接受他人的劝告,听从先贤的教诲;我们奉献真心,无畏,正义和同情;我们为心爱的人真心付出,为自己的事业一往无前;我们不与世俗同流合污,不因为他人的影响随波逐流,拒绝成为自己厌恶的那种人……仅仅从这一点上来说,在如今这个追逐快钱热钱的商业片横行的年代,在人们整天讨论偶像的吸金能力和票房号召力,而并非演员演技,电影立意的时代,这部电影就有其值得肯定的意义了。哪怕一百个看的人,能有一两个因某个故事,某个片段,某句台词而有所触动,能够稍微审视自己,找回一点点当年学生时代的真诚和热情,这部电影就已经实现了价值,对得起它不算低的票房了。

          影片开头便向观众抛出来一个问题,“如果提前了解了你所要面对的人生,你是否还有勇气前来?”。这个选择疑问句让很多人难以在短时间内回答。这就好像吴岭澜(陈楚生饰)在飘扬的小提琴中的自我追问一样。优于文而弊于理的学生吴岭澜盲从于众多学子选择实业而成绩偏科被校长谈话。当他被梅校长问到“求学的目的是什么”时候,他只是讲将自己教给书本,心里就是踏实的。校长继而又问“什么是真实?”“人把自己置身于忙碌当中,有一种麻木的踏实,但丧失了真实”。

    听从你心,不问西东。这个世界上不缺完美的人,缺的是从心底给出的真心,无畏,正义和同情。

       吴岭澜不解,直到他在泰戈尔来清华的演讲中才寻到自己的答案,他看到站在泰戈尔身边的清华翘楚梁思成、林徽因等人。“那些人站在那里,自信而笃定,那种从容让我十分羡慕,而泰戈尔正在将对自己的展示多么重要,那一刻我从思索生命意义的羞耻感中释放出来,原来这些卓越的人物也会化时间思考这些,他们也觉得这些事重要的。”

    这不是这部电影和我们自己不完美的借口,但也不必否认影片中尽力表现出的真诚,如果你从中看到了年青时的自己,憧憬过的自己,那你就不用吝惜你对它的感动和赞美了。

                                                    故事二 沈光耀:真心 正义 无畏 和同情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刘淼北京1984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沈光耀(王力宏饰)这部分的故事其实特别简单,出身名门望族的独子沈光耀,身处于良好的高等教育、父母的情感羁绊、家族的训导和使命、自我的情怀和国家战乱的时代背景,致使他最终违背母亲意愿,弃学从军,成为一名飞行员在作战中驾机幢舰,以身殉国。这部分很容易抓取观众眼球,除了王力宏饰演的沈光耀英姿飒爽的军人形象,飞机战斗飞行的场景外,还有一位外国教父带着众多孤儿在战争、饥饿、大雨瓢泼中破陋屋檐下用歌声遗忘饥饿的场景深入人心。孩子们赤裸着脚丫、黑黝黝的脸庞、充满油垢的头发,透着一双炯炯的眼睛,反衬着战争的残酷和生存的疾苦。另外讲“沈光耀”的人物是有原型可供参考的。

                                                           故事三:我们哭着醒来又哭着遗忘

       陈鹏(黄晓明饰)、王敏佳(章子怡饰)和李想(铁政饰)的这部分故事描写地比较饱满和充实,情节设定和细节描写都比较复杂。除了讲述电影核心主题外,还诠释着人性和自我的斗争。三个人是一起长大的同学,陈鹏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高材生与中药房工作的王敏佳是恋人,却在晒床单的场地上误看到西医李想拖着中医王敏佳的胳膊找穴位,失意之下的陈鹏听从校方安排到遥远的地方参加工作。与这三个人命运相关的还有高中班主任许伯常和师母刘淑芬。许伯常和刘淑芬的夫妻关系非常“病态”和“畸形”,恩师经常遭到师母的暴力,王敏佳和李想共同写了举报信丢至刘淑芬家里,导致后来刘淑芬到学校里败坏王敏佳“偷奸”“破鞋”,致使王敏佳身败名裂并遭到众人的拳打脚踢昏迷致“死”。面对如此情形,陈鹏选择了给她“托底”,“我什么都不怕,就怕你一手把我推开”“我就是给你托底的那个人”。而李想却为了自己不失支边的资格,隐瞒了自己是同伙的事实。“逝者已矣,生者如斯”,李想对着王敏佳的坟墓恳请原谅的时候,陈鹏只说了这八个字,而后,李想在支边的时候为了救人而牺牲前也念叨了这八个字。

       当王佳敏在陈鹏给安置的偏远村落里再次遭到第二次洗劫的时候,再次壮观的成为人们批斗的对象时,她选择了寻找陈鹏,选择了坚强地活下去,从真正的从心里的苦难中站立起来,在荒芜人烟的火车道上走出了一个女子的清骨。王佳敏讲到“上一次我以为我死了,醒来我看到的是你。这一次,死亡来临之前,我一定要找到你,是你的爱拖住了我,我也想照顾你。”章子怡也是个不容易的演员,承担着影片中情感的重头戏,并演绎着这样一个命运坎坷的女子。

                                                                  故事四 善良是人性的馈赠

       张果果(张震饰)的这部分故事是影片中唯一一部分现代戏,影片中一个全景里还能看到六年前高楼万丈、四通八达的北京。张果果是一个深谙职场规则、商业利益的广告策划人。为推销奶粉而与四胞胎的母亲进行商业合作,原本答应赞助四胞胎的商业计划后停止,张果果面对着人性的考验。他起初自己掏钱资助四胞胎的成长后又怀疑被其家属赖上,面对着真实而赤裸的金钱和人性,他曾一度陷入了迷茫中,在只有输赢的商战中,持有善良本性的他同样获得了人性善意的馈赠。


       影片的不足之处在于没有很成熟地把四个独立的故事清晰地串联在一个纵向的时间轴上,让电影的故事和情节趋于分散。四个相互独立的故事彼此交错穿插进行讲述,导致了观影的时候有一种“神切换”的错觉。其实导演是可以借助背景音乐或者光线、色调来转化故事场景并告知观众的。这种独立、并行讲述故事的方法,弱化了故事的表达,将好好的一篇议论文写成了散文。这样分离开来的故事就有叠加和重复的嫌疑。四个时期的清华学子可以这样来拍,那么五个六个十个不是一样也可以?那么就不成了清华学生的剪辑片了?

        除此之外,影片没有对社会大环境的“时代”特征进行精雕细琢,功力不够。而“时代”自带的元素其实是对人物和情节刻画的有利匕器。比如对王敏佳(章子怡饰)在露天电影放映前的批判场景里,让其站在凳子上,挂着木板,所有人响应号召对他拳打脚踢。这是不是和“十年浩劫”有关系呢?是不是发生在那个时段里呢?对细节处理或者人物设定也有可以再推敲的地方。许伯常和其妻子的出现只是为了让王敏佳“遇难”而建立的吗?展现他们之间冷淡畸形的夫妻关系又在表达什么呢?

        如果单纯从电影作品的角度去评析这部影片,那只能算个良好学生的试卷了,达不到清华去年六百七十多分的录取线。但如果是用献礼百年建校的作品去评析,那绝对是可以打足了分数的。电影结束后放映的片花是独立于影片故事本身的,让电影院的灯在一百四十分钟的影片结束后又静默了三分钟才亮起,整个电影院里的观众都是看完这个片花后才起身的。片花中将清华几代卓越人物的形象还原在电影影像中,并赋予在一个虚拟的故事上,能够保持时间的统一性和事实的真实性,导演绝对是费了一番苦心,下了不小的功夫。这也应征了六年前黄晓明接戏的时候说,“导演的工作室,里面有两米高的一面墙,墙上贴的全是这一百年来清华大学的照片”。在此,真的为导演这种创作精神鼓掌,导演从自身角度也算是做到了“心之所向,无问西东”了。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十大赌场发布于关于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心之所向,尽力真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