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青春期女郎到夜店放荡睡衣姐妹,乐坛自省欺

2019-09-30 08:09栏目:关于娱乐
TAG:

年初Nicki disses Remy时说过的一句让我深以为然的话:We make a hit, and add a little diss into it.(Sadly she failed) 放到这首歌里也格外合适。

Katy Perry ft. Nicki Minaj - Swish Swish
★★☆
歌词上也不知道她是算进步了还是退步了,
“From a selfish or a sheep”,“And karma's not a liar,she keeps receipts”这些还能看,
其他的,程度上有些“反智化”,“tiger”“courtside killer queen”“Funny my name keeps comin' outcho mouth”,用起来有点蠢。

通常在trap中出现的阴郁弦乐intro、弱化旋律的主歌、步步紧逼的重型鼓点无不让我想起Madonna在Gangbang所做的一切,只不过TS无意于延伸这种步步下坠的暗黑氛围,而是用Jack Antonoff经典的钢琴prechorus与交相袭来的彻骨音效(萧亚轩天雷地火放屁电音、blingbling alarm、第二段chorus的腥风血雨hit hat、最后一段chorus前构成背景的lofi人声与漱口般的鼓机声效)将它一次次打断,像是稀释了最后一点甜度的out of the woods. Prechorus与桥段丰润起来的songwriting看似要把Old Taylor从焦黑幕布间揪出来,却只为比Swish Swish严寒十倍(却又平添几分喜感)的spoken word副歌营造了绝佳的反差。

最好的部分属于Nicki,很遗憾的说,Katy Perry唱曾经的那些hits是最能表现她人格的,“I Kissed A Girl”到“Teenage Dream”,从青春期少女到夜店放荡睡衣姐妹,她的塑造能力真的就在这个年纪层。

PS:调子很平hook就没法成立吗?断句鲜活的flow和制作细节就无法deliver情绪了?你好歹听过play我呸,或者看过中国有戏蛤吧。

一没有Gaga良好的80年代Bruce Springsteen摇滚审美层面和monster anthem视觉表现,二没有Taylor精湛的复古流行态度和song-writing from“69 love songs”,
三没有Adele 塑料soul/RNB包装苦涩的成人抒情吸引大批中年妇女,
四没有Rihanna唱什么火什么的golden voice和tautological的流行触觉,

I don't really like the lyrics,但需要refer的梗她一个也没落下:mean girls原声带的采样呼应Regina George in the sheep's clothing,歌词中毫无意外地提及我们熟悉的Karma(姑且不谈营销、视觉中用到的蝰蛇与时间概念),需要打的脸她一张也没放过。她的声音表现还稍显稚嫩,幸而她比任何人都清楚,高段位的Shady queen不需要扯头花泼红酒将戏演得太满,而是要板着一张毫不介怀的ice-cold face:Oh, look what you made me do.

新专的歌曲一直在挑战不属于她的领域,hip hop,house,没有记忆点的歌词和旋律,diss Taylor,feat一堆艺人,封面视觉化或许在致敬达利之类,但是,她撑的起来么?

哦baby I'm sorry,但这都是你咎由自取啊。

成绩上来看,似乎并不能。而质量上,似乎也好不到哪去,尤其在HM背景音乐都用烂tropical house的当下,她走的是两年前极简风潮,或者是,feat一堆艺人集体打包附赠的后hip hop年代走的老路,比起成绩,她可能更需要去正视自己到底如何包装/定位“Katy Perry”.

这正是乐坛自省时代、性冷淡时代需要的一剂强心针。当一位主流歌手愿意为乐坛的main course换换flavor(内容与形式上),对old Taylor施以网络霸凌又对霉粉扣上脑残帽子的听众没理由不一边loop一边为Taylor表示感恩戴德,or at least sit down and be humble.

© 本文版权归作者  littlemirror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最可笑的莫过于起哄的反智评论家,在这里罗列一下他们的嘴脸:

1.泰勒斯是阴间窜出来咬你捷豹的魑魅魍魉。

2.声称脑残粉“神乎其神地”在洗白,“为什么有人觉得好听?觉得好听的人必定站在粉丝立场上”自己却只会跟风说一句“廉价,质量好差,江郎才尽想不出副歌怎么写。”

3.宁愿去听吴亦凡的新单曲(水军广告都出来了)

4.低龄化幼稚没长进。殊不知当一个人被推向舆论风口浪尖时,屁滚尿流或是捶胸顿足都是正常的反应,重要的是Taylor将这份情绪写成了一首so-called“愚蠢”的歌曲,并利用它化险为夷。

你真的做到了自己口口声声说的客观吗?不喜欢一首歌曲,可以用知识储备或是某种描述方式分析这首歌烂在了哪里,没必要揣测你无从了解的事,用田馥甄听到都会自惭形秽的天使恶魔比喻来自讨没趣。)

霉女的思想内核更多的时候围绕着个人的情爱与感受,就像Lana Del Rey一样,她们可以选择自己在歌曲中表达的内容与表现形式,没有必要在舆论压力下去大谈特谈feminism(女性主义者更该尊重一位女性的选择),在80万人关注的twitter上发一些RIP之外的“高深”政论/诱导性的的拉票言论。只是当她宣称自己的重生时,我并不希望她纠结于清算,也不希望她脖颈上的锁链会限制她的情绪内核与表现形式,让整张专辑都变成一首bad blood的衍生物。

She died in the woods of hatred, reborn as a wandering ghost, but I still hope she can be finally clean.

补充:反复循环之后,Taylor的vocal在这里成为了这里的一处短板。我渐渐可以理解人们对这首歌旋律不足的指控,不见得是因为削弱旋律不可行,而是因为Taylor的嗓子在表达这种调性欠缺的唱段时,显得有些隔靴搔痒,正如她多年前一边捂嘴偷笑,一边翻唱Nicki的super bass时的感觉,总归是缺了一股狠劲,以至于呛辣的编曲也有几分付诸东流。(Max Martin的存在让我怀疑,Reputation一头扎进重工业电幕或许是从Into you/The Weeknd的部分作品中获得了启发。)

Reputation是霉女对两年来大大小小事件的总结与思索,但在摸索resolution的同时,她更需要一个情绪的出口,一句口号,一面锦旗。兴许LWYMMD不完美,但早已超额完成了任务。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李还乱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十大赌场发布于关于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从青春期女郎到夜店放荡睡衣姐妹,乐坛自省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