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别侵扰,我思量的

2019-10-02 18:51栏目:关于娱乐
TAG:

《逆光》这张专辑里,W小姐和我一样,最喜欢的一首歌都是《我怀念的》。W小姐曾经用着张惠妹一般的真假音把这首歌唱到曾经大家聚会时的经典。我喜欢这首歌是因为这里面有W小姐的16,17,18岁。

图片 1

W小姐是从16岁开始越发长的风尘仆仆起来,那时她的爱人Z先生的门帘(俗称刘海)还没有长到挡住他的似笑非笑将无数女生迷倒过的左眼。

某天和W小姐闲聊的时候,她说她最讨厌一种人,就是打扰别人幸福的人,她给我讲了一段她自己的故事。

当年W小姐拼了老劲奋发图强整整一年,终于考到Z先生所在的高中。那时W小姐和Z先生坐在乡间的草垛上,互相鼓励说,我们这三年都不要谈恋爱,要等到我们都考到××大学去。W小姐当时把Z先生看做人生的明灯,傻乎乎的想,哎,说的有理啊,我们暗暗忍下青春那无罪的萌动吧!那年W小姐16岁,Z先生17岁

大学时期,W小姐和Z先生是一对恋人,从高中就在一起,大学虽不在一个学校,却也在一个城市,总归不是太远,总是周末相约一起吃饭看电影,本来这样的小日子过得也是舒心,可无奈寝室里有一个爱打扰别人幸福的室友,破坏了原本美好的生活。

【从不说 我爱你 那么多】

W小姐室友的男朋友和Z先生恰巧在一个学校,男孩总来学校找W小姐的室友,也经常在他们面前大秀恩爱,原本没有什么,可偏偏W小姐的室友是个爱打扰别人幸福的人,总是和W小姐说:你看我男朋友总来学校看我,接我一起出去玩,你男朋友不也是那个学校的么?怎么从来没见到过他来呢?

高一的时候,住校生晚自习,W小姐一定要坐在Z先生的座位上自习。舒展着胳膊,趴在Z先生好久不洗的桌布上,发傻。“哎,他总是这样写他的名字哎”“我要帮他偷偷洗桌布了哦~”“嗨,听说他上课总是不老实,所以才被罚到最后一排单独坐的呀”。

一次两次还好,总是这样,W小姐终于忍不住跑去质问男朋友:为什么你从来不来学校看我?我室友的男朋友经常来我们学校,你觉得远,人家怎么从来不觉得远?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还是明白 你已不想挽回什么】
高二的时候,Z先生在我们高中的篮球场上玩得风生水起。最令我称奇的是,Z先生何德何能,竟然凭着自己的五短身材也能让周围的傻女人们尖叫不止。Z先生尤其喜好抓住一切可能的机会自己控球,然后每每拿到球之后,便会不顾及周围的形势,先自己把篮球当作水晶石把玩一番。等到周围观战的傻娘们叫累了,Z先生会很潇洒的被别人径直断球,然后一个人很帅的窘在那里。断球的哥们往往要承受无数女生谩骂的口水,人言可畏,可畏就是这么来的。之后,Z先生的门帘也长到能遮挡到他无以伦比的左眼的时候,他的身边自然出现了一个人。那时的W小姐,流着利落的黑色短发,面像更加风尘仆仆,专心学习,偶尔难抑的时候,转而分心思念一下情郎。哪知情郎已经寻到他处做温柔乡。当W小姐做为整个年级最后一个发现Z先生精神出轨事件的后知后觉的老实孩子以后,W小姐没有挽回。那天晚上她偷走了Z先生的桌布。从此,Z先生成了一个没用遮羞布的人。那年W小姐17岁,Z先生18岁

不可避免的两人发生了争吵,Z先生显然不想去学校接W小姐,可或许那并不是因为不爱,年少时光,总有一些不为人知自卑心情,直至他们分手,也没吵出来个结果。Z先生偶尔会去接W小姐,可因为是女友逼迫的,总是心不甘情不愿,约会过程自然也不会太美好。

【谁爱得太自由 谁过头太远了】
W小姐的高考成绩很不如意,于是只能在上民办院校或是复读一年中做个抉择。Z先生倒是春风得意马蹄疾,考取了一所还算重点的院校。一切尘埃落定之后,W小姐约我在家乡的图书馆见面。那年夏天的酷热,新建成的图书馆里面木头书架的阵阵清香,嘶嘶作响的空调声音,W小姐失意的表情都将那个暑假做成了一枚永久的书签嵌在我的人生里。
W小姐在图书馆里讲起来,几周前她在公车上无聊到发梦,竟然暗暗发痴说,如果汽车到下一站开门(因为Z先生的家就在附近),Z先生恰好从门口走过,那么她一定会奋不顾身的挤到门口,下车,同他讲话。那天炎热的午后,上天成全了W小姐整个故事的开头;Z先生真的从汽车的门口走过了,却没有给W小姐一个满意的结局,W小姐奋力在臭汗的人群中挤呀挤呀挤最后在关门的时候也没有挤到门口。
是W小姐爱的太自由,Z先生过头太远了。

W小姐和我说这件事的时候,她说她知道Z先生是真的很爱她,其实她并不介意接送,只是室友天天在旁边炫耀,隐晦的表达Z先生或许并不爱她的观点,加上年少时太在意别人的眼光,太怕失去,所以才会执着。

【谁要走我的心 谁忘了那就是承诺】
前几日和W小姐通话,她今年也要毕业了。当时正在拖着自己的男人流连在烧烤摊。“哎,哎,就拿那个,多少钱,多少钱”W小姐像是每个拥有另一半很久的人那样,说话渐渐主妇还是煮妇起来,带着稳定和安逸的声音。偶尔也大笑,呵呵。。呵呵。。起来听得我心里不知是发慌还是发酸。通话的间隙我偶尔走神,想起四,五年前的她的样子,张了张嘴还想问她是不是还是那样风尘仆仆,头发黑且利落,穿干净的纯色的衫,不会系衬衫最下面的一颗扣子;在KTV里面唱《我怀念的》唱到黯淡。


谁说算了吧。谁说我真的不知道该拿你怎么办。谁说过来靠着我哭。谁说我们相隔太远了。谁记得。谁忘了。

其实,每一个人的爱情都是美好而幸福的,可毕竟谁都不会喜欢被拿来比来比去,就像小时候我们都不喜欢的别人家孩子,尽管爱,却会有忍不住难过。

你有你的幸福,你过的好就好,请不要打扰我的幸福,我很好。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十大赌场发布于关于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请别侵扰,我思量的